4a5d41dd31561.jpg  
                   ※ 我的新書【蝴蝶‧走走看看】內文版型。       大穎文化 / 提供
怪獸(2).jpg
 我的新書【蝴蝶‧走走看看】自上星期五開放在我們自己公司的網站上預購後,200本的簽名書已經所剩無多了,謝謝大家的耐心等待及支持。新書會在七月二十九日到公司,預購書會在書到後即刻寄出,蝴蝶馬上要很努力的在500本書上(金石堂300本、公司200本)畫500隻蝴蝶,對她來說,是個耐力大考驗,我正等著看她的表現及反應......

我既是作者又是把關書品質的總編輯,事實上這本書的執行編輯也是我自己,幾乎一本書的寫作及製作都是我全包了。每一篇要配的照片也都是我自己翻箱倒櫃從之前Kevin拍過的照片裡翻找出來,再和美編一篇篇討論設計風格........

做一本自己的書是種很奇妙的經驗,自己什麼都可以決定,好像有很大的權利,相對的,也要承擔很大的責任。每回我在做自己的書期間,總是變得很神經質,滿腦子時時刻刻念著書的進度和編輯品質,一直要到書出版後才能鬆懈下來。之後,
不管這書的銷售成績如何,我便都接受了。我相信我寫的作品有一定存在的價值,但也不認為一定會大賣。我做出版這麼些年來,總是知道每一本暢銷書都有一些暢銷的時勢或機運或品質的理由,我可以理解這其中的理由,但不一定會完全追隨。這種任性的自由,是我願意辛苦經營出版公司很大的動力來源。

我很謝謝很多每天來這裡陪我聊天的媽媽們在還不清楚我寫的內容是什麼時,便完全無條件的預購書支持我。即便妳們這麼義氣相挺,我還是得向妳們報告我的書寫內容──我們公司的網站上已經貼有整本書的目錄和一篇序文、一篇內文試讀文章。我再把這篇試讀文章貼過來,讓媽媽們感受一下我這本書的整個調性及書寫內容。

以下是書裡其中一篇【體貼?還是縱容?】的全文──
                                                                                             
平常外出大都開車的我們,前幾天有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在蝴蝶百般的央求下,獨自帶著她搭了捷運。台北上下班尖峰時段的擁擠是相當恐怖的,我牽著小小的蝴蝶隨著黑鴉鴉的一片人潮,載浮載沉。蝴蝶剛開始很享受這難得的冒險經驗,被人群一陣推擠之後,我想她感受到些許的不適意了,但仍然乖乖的緊跟著我,沉默的前進。
  
好不容易邊走邊擠到了候車口,前面早已排了一條條長長的人龍,我不想冒險帶著蝴蝶擠進滿滿的車廂,足足錯過了兩班車,我們還在候車口等著。
  
蝴蝶垮著臉,說:「媽媽,我腳酸……,車子怎麼還不來……」
 
我摸摸她的臉,蹲下來,拍拍我的大腿。「來,坐媽媽腿上,再忍耐一下,車子很快就會來了。這是捷運,捷運的意思是車子來得很快也開得很快,不會讓客人等太久的……」
  
蝴蝶坐在我腿上後,一眼瞥見我掛著包包的手臂有一條紅紅的勒痕。一臉憂心的問我:「媽媽,妳的手怎麼了?」

「沒事啦。等一下包包拿起來就好了……」我不以為意。蝴蝶卻伸手拿走我的包包,擺在她的腿上。
 
我怕包包太重、壓著她不舒服,邊說沒關係邊要把我的包拿回來掛手上,蝴蝶卻怎麼也不肯,她說:「不要讓妳的手紅紅的,會痛……」

我不再跟她搶。就這樣,我讓蝴蝶坐我腿上、蝴蝶幫我拿包,我們靜靜的等到車進站……
  
另一件事是每天都發生的……
  
蝴蝶遺傳了我的鼻子過敏毛病,每天晨起時狀況最明顯。因為不想讓她一早起床就碰到冷水,我時常在她從洗手間出來前便幫她的牙刷擠好牙膏、漱口杯裡注滿了溫水,端端正正的擺好在洗臉臺前,方便她過來漱洗。

從蝴蝶會自己刷牙洗臉開始,我一直這樣做……
  
有一次,荳芽姐姐感冒,起得晚了。我看到個頭小小的蝴蝶站在小椅子上、正仔仔細細的在為荳芽擠牙膏、裝溫水。那模樣,專注、深情,我看著看著,內心滿滿的是感動。剛剛起床的荳芽看見這一幕,和我四目對望,微笑……
  
一向看慣我說要讓孩子透過自己動手做而學習獨立的你,心裡一定狐疑著:蝴蝶喊腳酸,妳不趁機訓練她「吃苦耐勞」的能力,竟讓她當椅子坐;每天還像服侍皇太后一樣的幫她擠好牙膏、倒好漱口水,這不是自打嘴巴、太縱容孩子了嗎?
  
你的疑問很合理。我也不贊同縱容孩子。
  
那麼,如果不要這麼「縱容」孩子,我們來模擬一下另一種可能的處理狀況……
  
一個像蝴蝶一樣的五歲孩子和媽媽一起等車,等很久了,孩子受不了了,跟媽媽說:「我腳酸……」
  
媽媽勸孩子:「再忍耐一下,車子馬上來了……」
  
孩子努力的再忍了一下。不行了!再一次跟媽媽說:「媽媽,我腳酸……」因為是第二次說了,孩子的語氣不像初次的溫和,聽起來有點「盧」了。
  
媽媽一聽,心中有點火氣了,音調提高一些。「是你自己說要搭車的,才等這麼一下下,你就不能忍耐嗎?這一點苦都不能吃,以後長大你還想幹嘛!再等!」
  
孩子被這麼劈頭一訓,雖然五歲的他還搞不清楚「現在告訴媽媽我腳酸」和「以後長大你還能幹嘛!」到底有什麼關聯,但從媽媽的不耐煩語氣裡,孩子應該可以肯定「現在媽媽罵我了」。我說腳酸是真的呀!為什麼這樣就生氣罵我?孩子無法理解,內心的委曲不知如何說明,只得哇哇大哭起來……
  
當著大庭廣眾嚎啕大哭,媽媽又急又氣之下,只好蹲下身來、心不甘情不願的把孩子重重往自己腿上擺。「好啦好啦!不哭啦!一點小事有什麼好哭的……再哭、以後都不帶你出門了!」
  
我們模擬的這個可能裡的媽媽到最後其實跟我做了一樣的事──蹲下身來,讓孩子坐在腿上。這個孩子和蝴蝶一樣,到最後都達到了他們最初的訴求、解除了腳酸的痛苦。但是,在媽媽斥罵、指責後,再感受到媽媽「為我做這件事是很不開心」的心情,在這段過程裡,孩子所受的煎熬和否定已經盤踞了他整個心,再也無力體會媽媽其實是因為愛、因為不捨,最終還是當椅子讓他坐的心意了……
  
我知道你一定還有另一個質疑──這樣對待孩子,會不會讓孩子誤以為可以對媽媽予取予求,是非不分,終究還是縱容了孩子無限制的放大他的私慾。
  
有可能。
  
孩子喊腳酸,你當椅子讓他坐。一種可能是孩子學會善意的體貼;另一種可能是孩子養成無法無天、誰都得順我意的習性。媽媽一樣的行為,造成孩子兩種不同的性格養成,這中間主要的差異在於──媽媽平常如何示範是非曲直的原則。
  
如果媽媽平常不講是非原則、凡事不分青紅皂白的一律順孩子的意,這個讓他當椅子坐的舉動,孩子自然解讀成「只不過跟平常一樣的順著我而已」。理所當然,便沒有感謝,何來體諒?
  
曾經領會過被體貼的溫暖的孩子,才可能學會體貼別人。我在蝴蝶提出需求的第一時間立即回應她,讓她感受到的完全是媽媽真誠的關懷,於是,她也回饋我溫柔的善意(替我拿包包)。這之間的情感交流互動,已不需要再藉由任何道理勸說警惕了。我相信,孩子可以感受到……

 

     
~~~~~~~~~~~~~~~~~~~~~~~~~~~~

    看完這篇,你還可以繼續看以下這些相關的文章.........

     ※【我的新書:蝴蝶‧走走看看
     ※【
備課心情&八月份台北和竹北的課程.....

       ※【4/11在新竹(竹北)的課程&介紹一個親子充電的好去處
       
※【三月的課程&課程的餐點
       ※【
台中的課程分享
       ※【
2/14到台中上課囉~~
       ※【
12月的課程
    ※【
不上安親班課程分享      
      ※【
我的新書「荳芽‧不上安親班」
      ※【
請把童年還给孩子吧~~我的新書序文
      ※【
教孩子生活,從一出生就開始......
      ※【
我跟荳芽上輩子一定是好朋友
      ※【
聊聊我的四個孩子.......
      ※【
開始跑新書簽書會
      ※【
荳芽不上安親班後續的問題討論及課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rol541106 的頭像
carol541106

荳芽‧蝴蝶‧Carol的美麗花園

carol5411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