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Kevin  
3月29日晚上八點,Kevin還在攝影棚工作,我和荳芽、蝴蝶在家,本來她們倆在看卡通,荳芽注意到八點了,馬上吆暍著蝴蝶關電視、關燈。我們準備在家響應世界自然基金會(WWF)發起的Earth Hour(地球時刻)「關燈一小時」運動。

之前,我們已經討論過這黑暗的一小時要用來「聊天」,因為晚餐吃得早,荳芽和蝴蝶這時又喊餓,於是,我們決定圍著小小的燭光,一邊聊天、一邊吃奶油吐司。

蝴蝶說吐司要先烤一烤才好吃。荳芽馬上提醒她,這一個小時都不能用電,吃白吐司就好。蝴蝶喔了一聲,說她忘了,很快就接受荳芽的規勸。

我們摸黑備齊吐司、奶油和餐盤。蝴蝶小心翼翼的跟在我身後,不時的問我:「媽媽,會不會有怪物出來呀?」

我牽著蝴蝶的手。安慰她。「沒事。我們是在保護地球,怪物出來也會幫妳拍拍手、說妳好棒!不會嚇妳。」

荳芽說:「原來沒有電這麼不方便呀~~」

我說:「是呀。如果大家還是隨便浪費資源,等到妳們長大,地球都被破壞了,大家都得過回原始人沒有燈、沒有電的生活,就像我們現在這一個小時一樣。」

荳芽一聽,很是驚訝。很憂慮的說:「我不要過那種沒有電的生活,我們還是努力保護地球吧......」隨後,又很擔心的問我:「可是我們又沒辦法告訴其他所有人都這樣做,還是會有很多人浪費資源呀!我們這樣做有用嗎?」

「有用~~當然有用!雖然我們不能告訴所有人,但是,有機會還是得告訴我們周圍的人,從一點點少數人開始做起,慢慢就可以累積成大影響。所有妳努力做過的事,都不可能是白費的。」

蝴蝶也應和著說她星期一去上學時,也要告訴她們幼稚園的小朋友不可以亂開電燈。

之後,我們輪流說故事。

沒有燈光,當然就不能看書講,蝴蝶憑記憶把她最近常看的繪本【爺爺的生日禮物】講得很完整,這是我們第一次聽她不看書把一個故事講完,真正見識到蝴蝶一直以來聽故事所累積下的語言表達能力。


荳芽最近很迷一些很無厘頭的冷笑話和猜謎。她出了一個題目讓我和蝴蝶猜。

題目是──世界上有哪一種鼠是用兩條腿走路的?

我左思右想,實在猜不出。蝴蝶哪管對不對、一陣亂喊:「老鼠!黃金鼠!薯條!玉蜀黍!」

荳芽很得意的連聲喊:「錯!錯!錯!」

好吧!我們投降,猜不到,請公佈答案。

「米老鼠!」荳芽哈哈大笑。

我跟蝴蝶恍然大悟。不過,我們都笑荳芽這題目很無聊。荳芽馬上又說:「那再問妳們另外一題......世界上有哪一種鴨子是用兩隻腳走路的?」

我跟蝴蝶很本能的露出「妳當我們是白癡呀、太小看我們了」的表情,很自信的一起回答──「唐老鴨!」

荳芽邊跺腳邊笑,「哈哈哈......就知道妳們會上當!所有鴨子都是用兩隻腳走路的啦.......」


我跟蝴蝶這才意會過來,又被整了!

「無聊!」我和蝴蝶站在同一陣線,數落荳芽。

輪到我了。這一片闃黑和笑聲,令我想起小時候.........

每年的寒暑假,爸爸會把我們幾個孩子送回台南麻豆老家,和阿公、阿嬤住一陣子。

夏天的夜晚,阿嬤會在庭院鋪好草蓆,讓我們或坐或躺在上面,講故事。因為大家都出來庭院乘涼,屋裡的燈自然都關了,我總是把頭枕在阿?腿上,有時閉上眼睛、有時看看頭頂上滿天的星星,阿嬤講故事的聲音嗡嗡的,像極了蚊子在耳邊繞,輕輕的、有點搔癢。阿嬤會邊講故事邊揮扇子幫我們煽風、趕蚊子。我時常聽著聽著、迷迷糊糊的就走進故事裡去.......

這一次,我不再講繪本裡的故事,也不講什麼世界經典童話。我講了小時候從阿嬤那裡聽來的鄉野傳奇給荳芽和蝴蝶聽......

故事是關於一個不孝的兒子因為嫌棄年邁的老父親無法工作賺錢了、在家吃白飯,於是興起把老父親背到深山裡放生(台語的「棄養」。我用阿嬤講給我聽的語彙轉述給荳芽、蝴蝶聽。)兒子一個人背不動老父親,便找來一根扁擔和一塊布巾,把父親包包綑綑,和自己的兒子一人挑一邊扁擔,搖搖晃晃的把老父親挑到山裡去.......

蝴蝶一聽,很不可思議的跳起來,問我:「他怎麼可以這樣對爸爸.......」我想這樣的情節是從來不曾出現在她讀過的任何一本現代繪本裡的。

我淡淡的說:「是呀!我阿嬤是這樣說的.......」繼續說我阿嬤的故事......

那個兒子丟下父親,準備帶自己的兒子回家時。那小孩說:「爸爸,你要記得把扁擔和布收好......」

「做什麼?這些以後也不用了,不用收了......」這個也是別人兒子的男人對自己的兒子說。

小孩很篤定的回答──「有用!這扁擔和布等將來你老了,我要再拿出來、和我兒子挑你來深山放生,當然要收好.......」

這男人一聽大驚,馬上再用扁擔把老父親挑回家。因為,他希望將來自己老了,自己的兒子也這樣奉養他.......

荳芽和蝴蝶同時鬆了一口氣。她們說:「還好......老阿公沒有被丟在深山裡.......」

我們輪了一回。蝴蝶指著趴在一旁的狗狗Melon,說:「輪到Melon講!」

荳芽馬上接口:「我替她講好了......汪汪汪....... 汪汪........」蝴蝶抗議,汪什麼!聽不懂!

荳芽於是說她要告訴我們她去流浪動物之家認養Melon的經過.......

荳芽講到有一個小姐每天都來帶Melon出去跑步,後來,Melon來了我們家,隔天那位小姐去到流浪動物之家,聽說Melon被領養走了,雖然很替她開心,但還是傷心的哭了......

蝴蝶和我也跟著哭了......

後來,愛哭的荳芽自己說著說著,當然也哭了.......

「好了!一個小時應該到了!」我為了讓大家止住哭,吸吸鼻子、宣佈。

打開燈。九點十五分了.......原來,我們就這樣聊了一個多小時而不自覺。

如果不是熄了燈,我們不會有這麼長而完整的一段聊天的時間、我們不會知道原來Melon來我們家之前還有這麼多故事、我們不會發現原來蝴蝶已經可以不看書講完一個故事、我們不會講起那些已經幾乎要被遺忘的阿嬤的故事......

熄了燈火,聊天、流淚,讓我們的心,整個的清明起來.......














    全站熱搜

    carol5411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