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2).jpg 蝴蝶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傢伙從小就很大膽,跟我們一起出門時常是她小姐愛看什麼就自顧自的衝去看,一點也不管大人是不是跟在身邊。我明白她的個性,在她比較小的時候,每回出門總是緊緊跟著她。但百密總有一疏.......

那一年,蝴蝶二歲,我們回南部過年,全家開開心心的到一個農場玩。因為小孩不必門票,所以剪票員讓孩子們先進去,再一一查驗我們大人的門票。等我進門一會兒,突然發現蝴蝶不在我們附近!我問我媽媽、我妹妹、問遍所有人──「蝴蝶呢?」這時大家才驚覺蝴蝶不見了!

我眼前一片黑,幾乎快哭了。大家分頭到處找。我爸爸還跑到入口守著,怕是有人預謀拐騙小孩帶走.......

我強忍住眼淚,在農場裡像瘋了一樣到處亂竄。過了幾分鐘,我無意中抬頭瞥見Kevin抱著蝴蝶從一個高台的樓梯走下來,眼淚終於掉下來........

這整個過程不到十分鐘,我卻像是在地獄裡煎熬了十世記。

才二歲的蝴蝶根本也不會告訴我們她幹嘛自己一個人爬上樓梯去,我只能猜測她就是好奇。有些孩子天生就是大膽又好奇,在他們可以理解這個危險性之前,爸爸媽媽真的得要加倍留意有這樣性格的孩子。蝴蝶現在五歲了,我時不時要考問她──妳媽媽叫什麼名字?妳爸爸呢?媽媽和爸爸的手機號碼?家裡的電話號碼?家裡的住址?都答對了!我會開玩笑笑她:「好了!現在搞不見沒關係了!要記得找一個阿姨幫妳打電話通知媽媽去領妳回來喔!」

蝴蝶聽我們講她二歲走失那十分鐘的往事時,曾經問我:「媽媽,如果妳那個時候找不到我,妳會怎麼辦?」

「再找呀!」

「如果還是找不到呢?」

「就一直找一直找.......一直到找到為止。」

「如果妳一直找一直找一直找了,還是找不到呢?」

「我還是會一直找......」

「那妳這樣一直找,妳不要上班了嗎?」

「不要上班了。」

「也不要吃飯了嗎?」

「不要吃飯了。」

「也不要去渡假玩玩了嗎?」

「不要了。」

「那妳只要一直找我一直找我,什麼事都不要做了嗎?」

「對。什麼事都不要做了。」

「為什麼?」

「因為我沒有辦法忍受不知道妳在哪裡、不知道妳過得好不好.......」我已經被她問到要哭了。

這幾天新聞不斷報導因為莫拉克風災受難的媽媽找兒子女兒、孩子找父母的消息,我看到一位新社的菇農媽媽哭得肝腸寸斷,她說她的女兒去年因為水災橋斷跌落,至今毫無音訊、生死未明,這一次她辛苦栽種的菇園又全毀了,連家都沒了.......

她含淚望天,哀哀的問:「誰來救救我呀........」哭到幾乎接不上氣,最後,她的先生無言的背著哭累的婦人,舉步維艱的獨自離開.......

我望著鏡頭裡這一對夫妻佝僂獨行的背影,想著如果他們是我的家人,淚眼模糊........

如果他們是我們的家人,我們可能會為他們放下一切,什麼都不顧,去尋找、去陪伴。但他們終究不是我們的家人,於是,我們除了落下同情的淚之外,日子還是會照樣過下去。日子是可以照樣過下去,但感動也可以化作行動;我們雖然不至於不顧一切,但在能力範圍內的付出也是必須的。

每一次看似天地不仁的災難其實深究起來都還是免不了參雜著關於人的貪婪、短視和淺薄自大,如果我們必須一次次的面對這樣的磨難,至少、至少,在經歷苦難的同時,也要望見人性裡那最幽微的善........

    全站熱搜

    carol5411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