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Kevin
 
我很喜歡聽孩子說故事。

每天晚上睡覺前,我總是會問荳芽、蝴蝶:「今天在學校有什麼好玩的事呀?」

然後,她們就會開始滔滔不絕的說起發生在她們身上的故事……

現在,每晚一上床,荳芽就會很慎重的宣佈──「新鮮事時間開始!」原來她覺得「說好玩的事」太遶口,便自己簡化出一個新名詞──「新鮮事」。

荳芽的新鮮事總是充滿趣味,她還會在講述的過程中製造出各種效果,很能掌握她的聽眾。有一次我幫她做了一個日式的鲑魚便當,那晚她的新鮮事說的就是老師和同學看到她便當的反應……

荳芽說:「今天我吃便當的時候,老師看到我的便當呀,就很好奇的問我那是什麼?我就說是鲑魚便當。老師說好特別喔!好多同學也都跑過來看……」

她停下來,看看我和蝴蝶,製造玄疑,吊我們胃口。

我配合她。問:「然後呢?」

荳芽這才繼續說:「老師就說看起來好好吃,問我是煮飯阿姨煮的?還是媽媽煮的?」

又停下來了。我問她:「那妳怎麼說?」

荳芽回答:「我就跟老師說──妳猜!」

我笑了起來。想想我們以前當學生時、老師一問問題,哪個孩子不是乖乖的畢恭畢敬回答,誰還敢叫老師猜呀!

「老師猜誰做的呢?」我問。

荳芽很得意的說:「她猜煮飯阿姨!我就說妳答錯了!是我媽媽做的!」然後荳芽又描述了其他同學想要用學校的營養午餐跟她交換一口鲑魚便當、同學如何如何央求她、而她又是如何得意的拒絕等等事情……說得活靈活現的。

一個簡點單單的便當,到了荳芽口中,變成一樁生動有趣的故事,裡面有她製造出來的玄疑、她的得意,以及對於媽媽親手為她做便當這件事的驕傲。從用字措辭到情節高潮的產生,一氣呵成,完成一個屬於她自己的日常學校便當故事。

才剛滿四歲的蝴蝶說新鮮事更有趣,因為她無法像荳芽姐姐一樣、單用一件事就組織出一個有頭有尾的故事,為了把時間拉長,她用的策略是一連講好幾個新鮮事。

蝴蝶會先說:「今天午睡的時候,那個某某某不乖,都不睡覺,一直翻來翻去,吵到我也睡不著……」

荳芽會覺得蝴蝶講的新鮮事沒重點,追問她:「然後咧?」

「沒啦!」蝴蝶很理直氣狀的作結。

「好啦!好啦!妳的新鮮事講完啦!可以睡覺啦!」荳芽很沒趣的拉拉被子、準備躺下睡了。我也覺得任務完成了,可以回我房間了。

蝴蝶馬上急著拉住我們,「還沒!我還沒講完!我還有第二件新鮮事……」

「好啦!好啦!快講!」我跟荳芽又擺好聽眾該有的姿勢,聚精會神的看著蝴蝶。

看得出來蝴蝶是硬著頭皮在掰。她說:「某某某他媽媽就問他說──你怎麼不睡覺呀?……」

「等等!」荳芽坐正起來,很認真的問蝴蝶:「妳們不是在學校睡午覺嗎?妳同學的媽媽怎麼會跑出來?」

我忍住笑。

「對呀!他媽媽就問他為什麼不睡午覺,他就說因為他不想睡呀!然後,鬧鐘就說小朋友不可以不睡午覺……」

連鬧鐘都開口說話啦!

「蝴蝶,新鮮事是告訴媽媽我們今天在學校發生的真的事,不是說故事!妳懂不懂!」荳芽很努力的要讓蝴蝶明白新鮮事是不能亂編的真實事件。

「對呀!我知道呀!」蝴蝶還是很堅持她的說法。「從前從前,我們班在睡午覺的時候……」

荳芽大喊媽呀!連從前從前都出來了……

我早已經笑到流眼淚了。

這就是孩子說的故事,單純、有趣。你可以說這故事天馬行空得毫無邏輯,更沒有什麼教育意義,但是,真的很吸引人。孩子一旦開口說故事,我們就捨不得不側耳傾聽。誰也不敢說現在虛實不分的說著新鮮事的孩子,將來不會是個魔幻寫實派文學大師……

因著這樣對孩子說故事的期待,我很開心的拿到由國立藝術館主辦的第一屆全國學生圖畫書創作獎的三本優勝作品來出版。這些作品的創作者都是孩子。

其實,繪本的讀者是孩子,大多數的繪本創作者卻都是大人。大人揣測孩子的心意已久,這一次,我們終於有機會看到台灣本土的創作繪本,而且是孩子寫給孩子看的故事……

明天開始一連三天,我要來向大家介紹這三本台灣小朋友的作品。請大家見識一下我們的孩子說故事的能力……

如果妳家的小朋友也有興趣說故事給我們聽,歡迎媽媽陪著孩子一起創作、寄給我們看看,說不定下一個創作大師就是妳家那個小皮蛋呢!


    全站熱搜

    carol5411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